556 真正的杀手
作者:君莫令   巨星之路:从灌篮高手开始最新章节     
    林东被枪击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西雅图。
    在如今几乎全美都关注着的g4之前,在昨天晚上god球馆才刚发生了燃烧案之后,发生这样的事,那简直就是翻了天了。
    西雅图当地的报纸和媒体第一时间就刊登了这个消息,林东立刻就被送去了医院,然后所有的后续消息就被医院和超音速的人完全封锁了起来,但据目击者声称当时应该是被一枪爆头了。
    林东死了?
    这消息太突然了。
    而面对目前全美铺天盖地的猜测和推论,不管是超音速队内还是老板杨东,都没有对此发表任何声明。
    当家球星遭受如此重创,却不出来澄清谣言……
    所有喜欢超音速、喜欢林东的球迷们都无比担心,互联网上的各种祷告祝福动辄过万赞,盖楼随随便便就能盖上千层之多。
    这还只是在美国,而在龙国,当央视在12点午间新闻临时报道了这件事后,整个龙国都为之狠狠震荡。
    坦白说,龙国互联网是个很神奇的地方,无论再好的人,在这里也总会找到喷他们的黑粉。
    林东这些年的名气越大,在龙国篮坛乃至于世界篮坛的地位越高,在龙国得到的支持和崇拜越多,那黑他的人自然也就会越多,这让龙国眼下还不算特别发达的互联网上,经常都能看到争论林东的声音。
    有的人是眼红,有的人是利益关系,有的人纯粹是喜欢和大众唱反调,更有的,则是一些时刻都不忘打击龙国、试图泯灭龙国民族自尊心的1450。
    而在这些人的带动下,林东这些年在国内一直是毁誉参半的。
    ——你看这家伙,出名了就架子大了,各种国家队的大小比赛都很少回来参加,这是忘本啊!
    ——还娶了個老外老婆,这是崇洋媚外啊!
    ——听说他和小日本的关系很好,这是数典忘宗啊!
    ——这人早就已经挣够了,有钱去欧洲投资球队,都不愿意回国投资!还被拍到在西雅图买了大豪宅、游艇跑车,这家伙已经被资产阶级彻底腐蚀了!
    ——搞不好人家都已经拿到绿卡了!上次还因为他的外国媳妇怼了全国球迷!
    ——就是,咱们龙国又不是没有优秀的球手,干嘛就逮着他一个人吹?大姚不好吗?
    ——就是!没有他,我们也是亚洲第一!而就算有他,奥运会不也还是输美国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眼红是种病,即便是大多数中立球迷,也难免偶尔会被这些人带偏节奏,即便仍旧有更多坚定支持着林东的球迷,但这种争论自他红那一天起就从来没有间断过。
    可这次,所有不利于林东的声音都偃旗息鼓了。
    林东中枪了?被爆头?有可能已经死了?
    当一个人万丈光芒时,人们总是习惯性的想去挑那万丈光芒中夹杂的某一个黑点,反而忽视了万丈光芒本身。
    可当一个万丈光芒的家伙突然熄灭下来,当他似乎已经光芒不再,人们才会意识到曾经的他到底带给了人们多少光明和欢乐。
    都以为这家伙在美国是吃香的喝辣的,躺着挣钱,却从没想过他在nba的一枝独秀到底是在承载着怎样的压力。
    有人说当你在家里看到蟑螂时,那证明阴暗处的蟑螂已经满溢了。
    而当你看到林东已经被枪击,那就足以证明他在此之前已经遭受过了多少次来自那个国家敌对球迷以及资本的威胁和胁迫。
    真正的粉丝痛哭流涕,中立的、曾经被带偏黑过林东一两次的中立球迷们羞愧满面,就连坚定的黑粉和1450们,这次也都统统闭上了嘴。
    黑一个‘死人’,还是一个伟大过的死人,这节奏他们带得动吗?
    龙国互联网在短暂的平静后,化为了举国哀悼的一片哭声,无数人将美国视为了一生之敌,甚至于有许多义愤填膺的人已经将这件事上升到了外交高度,而龙国外交部和大使馆也是在第一时间就已经过问了此事,展现出了相当的重视。
    来自全美超音速球迷的、来自龙国的、来自外交部的,甚至于来自自家中情局的,总统先生也亲自过问了……恐怖的重重压力压到了西雅图警方身上,即便不谈西雅图自身对这件事的愤怒,光这些压力就足以让他们打醒十二万分精神来调查。
    警方很快就通过弹道推测,将攻击点锁定在了旁边的博物馆天台,并在博物馆底楼的垃圾堆里找到了那柄被拆开的xm109,只可惜枪身被擦拭得相当干净,根本没有留下丝毫的指纹,甚至连枪的编号也被抹去了,完全查不到来源。
    随后警方调取了博物馆当天的所有监控,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之处,完全无法锁定目标。
    整个大楼能通向天台位置的有四条路,但四条路也都通往二楼的厕所,警方试图将从早上开馆到11点所有去过厕所的人全都当做嫌疑人,结果才发现这根本就不现实。
    整个波音航空大厅,在这个上午11点前接待了总共4289名乘客,其中居然有2799人去过厕所。
    且二楼三楼又没监控,只能看到他们上二楼前往厕所方向,这还怎么排查?
    按照上厕所的时间长短?那筛选出来的居然也有足足一千多人,出警询问到现在才排查了三分之一,警方就感觉这条路完全行不通了。
    不是拉肚子上大号的,就是一些跑去厕所里抽支烟的男人,反正都有充足的理由和时间留在厕所里,凶手没找到,反倒是让警方逼问出了几个瘾君子,于案情毫无帮助。
    那按照每个人的背包?毕竟想带那支抢去楼顶,再把枪扔掉,那不管是他背背包里带上去的、还是藏在身上带上去的,上下楼后都必然会有变化。
    可就算查看监控的州警们把眼睛都盯红、不停的滴眼药水,却也愣是没能从那些视频里发现半点问题。
    11点发生的枪击案,到下午四五点左右,案件的调查已陷入了死胡同中,无法再往前推进半步。
    可西雅图却因此已经接连出了好几波治安事件。
    由于昨晚有骑士球迷向god球馆扔了燃油瓶,超音速球迷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必然就是骑士球迷干的事,因为他们有前科、有犯罪理由啊!
    由于g4还是在西雅图,因此来自全美各地的骑士球迷还是有不少的,而在这一刻,所有的骑士球迷都被愤怒的西雅图人和超音速球迷当成了嫌疑人和犯罪对象。
    仅只下午4点到晚上8点这段时间,四个小时内,西雅图就发生了四十几起暴力伤人事件,造成1死78伤的惨剧,挨打的无一不是骑士球迷。
    西雅图的球迷、黑帮统统都行动了起来,所有最近两天登记入住各大旅馆的外地人都受到了层层盘问,感受到了来自这座城市深深的恐怖敌意,大有要血洗西雅图外地人的架势。
    吓得不少骑士球迷连夜想要跑路,可是……谁敢跑?跑了你tm就是嫌疑人!
    枪击之后9小时,到晚上9点左右,林东在医院里的消息仍旧处于被超音速封锁的状态,外人不知其生死,但事情却已经愈演愈烈,以至于西雅图不但紧急抽调各地警力驰援,且直接对全城实行了宵禁,不管外地人还是本地人都禁止出现在大街上,同时盘查所有外地人在各旅馆的入住信息等等。
    华威酒店。
    皮特用房卡刷开了房门。
    瞥了一眼自己习惯性卡在门缝里的一根头发丝,落下的位置丝毫无差,这证明没人进入过自己的房间。
    他放松下来,撕掉嘴唇上贴着的那撇小胡子,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躺到舒服的沙发上,他拨通了一个号码。
    “任务已完成,鹰头已碎,那家伙不会再出现在你的猎场上。”他微笑着冲电话的另一头说:“你可以睡个好觉了。”
    电话那头‘嗯’了一声,随即便响起电话的忙音。
    “老狐狸还是那么不漏首尾,怕我电话被监控吗?”皮特笑着调侃了一句,能监控他手机而不被他发现的人,还没在这个世界出生。
    他将手机顺手扔在一边,然后一边品尝着红酒,一边梳理起整个过程。
    尽管今天西雅图警方已经封锁了全城,街上也到处都是疯狂的本地人。
    真是美丽的风景线,更美的是,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这座坐落在西雅图市中心,与派克市场只有5分钟路程的酒店,算得上是西雅图最奢华的酒店之一了,且背靠着西雅图最大黑帮和商业背景,入住者非富即贵。
    那些闹事的西雅图人再怎么闹,也闹不到这里来,甚至就连警方也没法来这里盘查。
    这次菲尔奈特给的是一大笔钱,他完全可以在这里舒舒服服的享受上几天,然后等西雅图警房查无头绪、解开封禁后再出城。
    稳定的心理素质,加上对警方查案的了解,他很确定自己没有留下任何把柄。
    他们会找到那柄枪,然后会查看录像里每个上过二楼人的背包有没有缩减等等……所有细节都是自己故意留给警方引导他们走偏的过程,重重干扰信息下,十天半月内他们都别想有任何进展,而等他们真去一个个调查每个人,等查到那个小女孩,知道她并不认识自己再反应过来,他们也找不到易容且用了假身份去买票的自己,何况以他们的办案效率,那时候自己早都已经离开了西雅图。
    梳理清楚了细节,皮特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弧度。
    漫漫长夜,叫个女人?
    可还不等他拨通酒店的前台电话,下一秒……
    一股寒意突现,闪亮的寒芒用一种极其迅疾的方式从沙发后悄无声息的掠了过来,然后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好快!
    皮特吃了一惊。
    自己也是顶尖杀手,也是干这个的行家,能做到进入自己房间却不被自己发现,这是怎样的境界?
    以对方的速度和气势来看,并不是直接抹喉,所以他举着红酒杯的手没敢妄动,皮特也没有转头,而是相当镇定的问道:“朋友,有事吗?”
    “好久不见了,劳摩。”身后响起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一点国际腔,将皮特一下子就拉回了十几年前。
    劳摩·霍利菲尔德斯,这是他曾经在国际雇佣兵组织里时的名字,知道这个名字的人,这世上真没有几个。
    “队长?”他心中一喜,下意识的想回头。
    可刀子却在他脖子上印出了一条血痕红印,刺肤之痛让他立刻意识到这位曾经国际雇佣兵组织里的龙国队长,似乎并不是在和他开玩笑、打招呼。
    这可不像是来叙旧的样子。
    皮特的后背出了一阵冷汗,放弃了去摸怀中那柄小手枪的意图。
    他太清楚这位龙国队长的手段了,他的枪械当初就是跟这位队长学的,不过,队长的匕首他却永远学不会,这是古老的龙国功夫,从小练出的快和精准,队长甚至因此从不碰女人。
    这让这位杨姓雇佣兵队长在当时的雇佣兵组织里有一个很变态的绰号——五步蛇。
    五步内,没人比他快,武器也不行,不管你用怎样的武器,就算给你火箭筒,伱也必死在他手中!
    对了,龙国人……队长是为了那个龙国人来的?
    可是,他又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呢?
    “你怎么找上来的?”他问。
    “谁雇佣你的?”身后的声音则也是冷冰冰的同时问道。
    两人陷入了约莫两秒的平静,劳摩额头上斗大的汗珠不停滑落,这种时候如果被对方牵着鼻子走,那他必死无疑,他打算打张感情牌。
    劳摩尽量放缓语气:“有十三年没见了吧,队长你现在……”
    可还没等他话说完。
    唰!
    身后那只按住他脑袋的大手只是微一发力,另一只手里的刀子则已经干净利落的割开了他的喉咙。
    劳摩惊恐的捂住自己的脖子,还未消散的意识支撑着他本能的摸向胸口的手枪,可下一秒,刀子却在他眼前挽了个刀花,闪耀出寒芒狠狠的扎到他手背上,将那只手连同他的胸口一起串在了一起。
    五步蛇只是形容他的速度,而更可怕的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手!
    劳摩还想要挣扎,可不管是扎住他手的刀子,还是那两只有力的胳膊,都让他动弹不得分毫,想要喊出声求救,可对方割喉的位置太精准了,一瞬间就已经割破了他的气管和声带,让试图发声的他只能听到喉咙里汩汩汩汩的血涌,只能感受着血液不停的从脖子以及胸口涌出来、感受着生命在距自己飞离而去。
    看着惊恐倒地、死不瞑目的曾经同伴,杨民的眼中毫无波澜。
    找上他?这太容易了。
    少爷出事后,作为杨东最信得过的人,他全程参与了警方的案件审查过程,视频排查的那两千多人里,尽管劳摩化了妆,但那点妆扮都是他教的,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曾经在雇佣兵组织里的同伴。
    当初那群雇佣兵大多都已经金盆洗手了,只听说这家伙还在干这行,毫无疑问的第一目标。
    他本想第一时间告诉警察的,但说实话,他太了解这家伙的手段了,1200米左右的距离,如此开阔地带,使用xm109,他不可能失手。
    可事实上少爷却就是没受伤,似乎是狙击手打偏了,只是子弹带起的气流将少爷掀倒,这不是劳摩的狙击水平。
    自己只凭他曾经做过什么就以此推断为凶手,那未免也太……何况,靠西雅图警方的话,只怕也没法抓到他,反而很可能打草惊蛇。
    所以他私下调查来了这里,无外乎是在有明确目标后跟踪了一下小女孩的动向,调查了一下西雅图警局的监控录像,然后再找来了华威酒店而已,这里的背景是西雅图最大的黑帮,恰好,自己的弟弟杨龙也是他们的“常客”,查个房号,他甚至都不用去前台那里下功夫,弟弟随时都能黑进来,几分钟的事,他们这酒店,连监控都是唐人街的人来帮忙安的,因为物美价廉。
    本以为进来见面后还需要花点功夫确认,结果还不等自己盘问,那家伙一个电话倒是已经自己暴露了一切,那点行话对杨民来说太熟悉了。
    最后那句话并不是真的打算询问什么,他太了解劳摩了,一个死鸭子嘴犟,自认有职业道德的蠢货,他什么都不会说的,自己那么问,只是想进一步放松对方的警惕,防止临死的反扑。
    敢伤害小姐的儿子,他已有取死之道!
    至于背后的真凶……尽管心里已经有数,但终究还是再确定一下更好。
    杨民拿走了劳摩扔在一边的手机,然后摸出了一个小盒子样式的操作屏,一通操作,将两样东西连接,将手机信号完成定位,随后用劳摩的手机拨通了刚才那个电话号码。
    嘟、嘟、嘟……
    电话响了四五次后被人接了起来。
    杨民没说话,只是盯着自己那操作屏上的信号追踪,对方也没说话,随即约莫两三秒,对方果断将电话挂掉,可却已经迟了一步。
    一个明确的地址从杨民的操作屏里显示了出来——加州拉昆塔,麦迪逊俱乐部。
    作为一个全美最知名的富豪社区,麦迪逊俱乐部的名声可丝毫不在西雅图缦沙半岛之下,名人无数,网红鼻祖卡戴珊、苹果掌舵的等等名人都住在这里……当然,也少不了杨民早就已经猜中的那个超级富豪:菲尔奈特。
    一丝冷笑挂到了杨民的嘴角。
    对方是没有在电话里透露出任何信息来,可结果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是杨小姐不计较他曾经出身的信任,才让他过上了这十年来‘人’的日子,自己这条命早已经卖给了杨小姐,排除一切她身边的威胁,是报答她的时候了。